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古典风情  »  碧血剑外传 [9/11]

碧血剑外传 [9/11]


(九)青年袁承志––大玉儿传奇(外一章2)

皇太极面有喜色的道:“皇后出马,此事必成。想当初洪承畴也是死气活样
的不肯屈服,只是 只是 朕的面子上,却是不大好看啊!”

文皇后端凝的道:“成大事,不拘小节。为了江山社稷,皇上难道舍不得一
个皇后?”

皇太极闻言,真是又敬又爱,不禁钦佩的道:“皇后真乃我大清朝的柱石!
既然如此,此事便由皇后从权处理吧!”

袁承志在地牢中调息了好一阵子,血脉方纔恢复如常,心中对于玉真子点穴
手法之高妙,也不禁暗暗心惊。祖大寿劝降未果,心中有愧,携来上好老莎稀饭
为其补气养身。袁承志思及旧情,心内惨然,便依言食用。祖大寿离去,他复行
运功,只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,当下对脱身突困,不禁平添无限信心。

此时牢门一开,四名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位华衣丽人,施施然踱了过来。四名
大汉趋身近前,解开他身上的铁锁、铁炼,而后一言不发的迅快离去,地牢中顿
时只剩下袁承志,及那美貌神秘的华衣丽人。袁承志束缚既除,胆气更壮,当下
便提气戒备,同时细细地打量着眼前,气定神閑的神秘丽人。

只见这丽人,约莫二十八、九岁年纪,气度高雅,容貌端丽。一袭纯白的狐
裘上镶无数珍奇珠宝,帽上的珠饰也是琳瑯满目,贵重异常。袁承志心想,此女
纵使不是格格,也是王公贵妇,难道清酋要祖大寿劝降不成,如今要施美人计?

他思想至此,不禁复朝丽人面上瞧去,此时丽人亦正对其端详;俩人四目相
对,丽人随即嫣然一笑,袁承志剎时之间,只觉神摇意驰,灵魂儿险些个插翅飞
去。

他慌忙潜运真气,震慑心神,同时心中暗忖:“所识女子中,论相貌之美,
自以阿九为第一。其余小慧、宛儿、青弟、何铁手、安大娘、若克琳等,均各有
风情,堪称美貌。但若以眼神之妩媚,笑容之璀璨,则眼前之女子,无人能出其
右。”

烛光下丽人星眼流波,桃腮欲晕,如春天百花齐放般的笑意,仍复蕩漾,但
已逐渐转变为,秋高气爽般的片片枫红。袁承志对其笑容的无比威力,丝毫不敢
掉以轻心,心中不禁加意警惕。

此时丽人向他道了个万福,开口道:“袁公子一切可好?可有什么需要效劳
之处?”其语音清脆温婉,钻入耳际,感觉上甜腻腻、爽脆脆的,真是说不出的
舒服;袁承志不禁愈发的小心谨慎。

他心想反正是来劝降的,不如一口先回绝了,以免后续口舌之辩。当下便朗
声道:“在下宁死不降,多废口舌无益,夫人请回吧!”

这丽人当然就是文皇后,只见她微微一笑,接口道:“袁公子敢是神仙?谁
说我要劝降来着?”袁承志闻言一愣,尚未开口,文皇后又接着道:“袁公子,
你仔细看看,我是汉人还是满人?是美呢还是不美?”

袁承志没料到她竟会提出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;他答也不是,不答又不好,
一时之间竟然当场愣住。皇后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,不禁噗嗤一笑,袁承志顿时
又是脸红心跳,神魂飘蕩。

要知袁承志虽已熟知《御女密要》中之静心法门,但其功效主要在于对抗肉
欲的诱惑。至于皇后此般蕩人心魄的眼神,直接侵袭心灵的媚笑,静心法门的功
效却是有限。

皇后见袁承志一副胍腆的模样,便自顾自地娓娓而谈。她见识广博,胸怀远
大,加之长处权力中枢,因此言谈切中时弊,头头是道。袁承志除武功一道外,
其他方面所知甚浅,说理辩难更非所长。此刻听皇后论及国计民生,夷夏之防,
竟有初闻大道,恍然若失的感觉。

尤其是民为邦本,永不加赋;汉满一体,四海一家的观念,更对他产生新的
启发。无形中他已对眼前丽人,生出一种钦佩崇拜的心理。皇后察言观色,见袁
承志心防松懈,便话锋一转,切入正题。

“ 袁公子乃忠良之后,岂是洪承畴之流可比?如欲离去,小女子当倒履
恭送,不过小女子有一事相求,不知公子可否慨允援手?”

袁承志一听可自由离去,心中不禁一宽,当下便答道:“夫人识见高绝,在
下深感佩服,却不知有何事需在下效劳?”

此时丽人忽地现出娇羞忸怩神态,她顿了一会,方朱唇启,皓齿开的说道:
“贼道玉真子,觊觎小女子美色,意图以隐私要胁小女子就範。袁公子如能助小
女子保住清白,小女子当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”

袁承志见她楚楚可怜模样,不由得生出侠义心肠;况且这玉真子侧身敌营,
对己方大为不利,如能趁机除去,对闯王而言也是大有助益。因此便概然允诺,
施予援手。

皇后见袁承志已入算中,便复往玉真子处设计。

“道长昨日为何食言爽约?”

玉真子心想,这皇后还真是厚颜无耻,竟然恶人先告状,当下便道:“贫道
依言前往,却见琵琶别抱!”

皇后惊讶的道:“那有此事!道长可是看错了人?”

玉真子闻言愈怒,他心想你既不要脸,我也用不着给你留面子,于是将昨晚
所见,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。

皇后听罢,笑的娇躯乱颤,既而道:“道长果然看错人了,那是我妹子小玉
儿,也是睿亲王妃。昨晚她宿于永福宫,不料春光外洩,却叫道长窥了光 ”

玉真子闻言一愣,心中暗道:“久闻皇后有妹小玉儿,面貌与其酷似,嫁于
多尔衮亲王,难道真是我看错了?”

他见皇后神色自若且言之成理,心中不禁又想:“我说皇后怎会如此淫乱?
原来竟是张冠李戴,看错了人。嘿嘿!这下子可不会再落空了吧!”他望着皇后
娇媚万端的面庞,不禁心痒难耐,猴急万分。

皇后见他那模样,不禁莞尔,当下笑道:“道长且莫心焦,哀家绝无戏言。
只是那袁承志认为道长胜之不武,不肯屈服;皇上对此甚为关注,不知道长可愿
与其公平比试,再立一功?”

玉真子闻言大为光火,他一向以为天下除师兄木桑道长,及华山穆人清外,
自己绝无敌手。不料昨日擒拿袁承志,虽得诸力士之助,却仍大费周章。这对心
高气傲的他而言,实乃奇耻大辱,如今由皇后之口道出,更是令他火冒三丈。

他愤然的道:“皇后娘娘请放心,贫道不要任何人相助,定能教这小子心服
口服!”

皇后闻言,鼓励的望着他道:“好!道长既然如此说,哀家也就放心了。今
晚道长大显身手降服袁承志这小子后,哀家当践履前言,必令道长称心如意。”

玉真子闻言精神一振,放肆的道:“娘娘可否先行下个订?”

皇后媚态横生的斜睨他一眼道:“道长敢情是天蓬元帅下凡?就这般的耐不
住?”说罢迅雷不及掩耳的掀起长裙,露出嫩白浑圆的玉腿。玉真子一愣之下,
方待仔细观赏,皇后已放下长裙,转身离去。

皇后这欲擒故纵的惊鸿一露,对玉真子而言,实较全身赤裸还要来得挑逗。
方纔一瞥之下,时虽短暂,但皇后裙下的旖旎风光,却已深映他的脑海。那挺直
如玉柱般的美腿,丰盈嫩白;饱满怒耸的臀部,硕大丰满;股间紧夹的蜜桃,芳
草遮盖。

咦!皇后怎地未着亵衣?玉真子望着皇后袅袅婷婷,婀娜多姿的背影,心中
不禁欲火炽烈,搔痒万分。他心中暗想:“待我击败袁承志那小子后,可要好好
享用皇上这块禁脔。嘿嘿!昨晚看的那小玉儿也不错,最好能一箭双雕,将姐妹
俩一块弄来服侍道爷 ”

他胡思乱想,愈想愈乐,忍不住忘情的一阵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