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古典风情  »  碧血剑外传 [4/11]

碧血剑外传 [4/11]


(四)青年袁承志––温仪

袁承志大破五行阵,点倒温氏四老,温方达迫于无奈,只得答应黄真开出的
条件。黄真笑道:“大老板做生意真是够爽快,一点也不讨价还价。下次再有生
意,要请你时时光顾。”温方达受他奚落了半天,一言不发,拂抽入内。袁承志
心中虽想,石梁派现下有求于己,决不敢为难温仪青青母女;但到底不太放心,
因此晚间又潜入温家一探究竟。

温家经此一役,胆战心惊,对于温仪母女更是视若寇仇。温仪耽心青青年少
气盛,又惹事端;于是沐浴过后,便至青青卧房,欲待与她同睡,顺便也商量一
下,往后究竟应该何去何从。谁知青青不在屋内,温仪心中七上八下,只得坐在
那等候。

这十多年来,她在温家简直度日如年,除了五位爷爷还自持身份,维持表面
上的礼数外,其余兄弟子姪辈,根本就不将她视为自家人。尤有甚者,有几个堂
兄弟、堂姪,还欺她不会武功,觊觎她的美色,经常作出一些无礼的举动。对这
些几近乱伦之举,他们还美其名说什么“肥水不落外人田”。要不是为了青青,
她真想一死百了,也免得遭受这无穷无尽的屈辱。

“砰”的一声,温正推门闯了进来,他见青青不在,温仪却坐在床边,不禁
愣了一会。他无礼的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青青呢?”温仪受惯了气,也无所
谓,当下低声答道:“我也刚来一会,没看见青青。”温正一听,脸上露出气愤
难平的模样,恨恨道:“哼!青青那浪蹄子,喫里扒外看上姓袁的那小子,枉费
我对她一片苦心。这会她一定是不顾廉耻,又跑出去偷会姓袁的那小子去啦!”

他边说边皱起鼻子猛嗅,既而淫秽的说道:“嗯!好95,是不是刚洗过澡?
哼!我看你们母女都一个样,骚得紧。既然我得不到青青,嘿嘿!退而求其次,
你让我玩玩也算意思到了!”说罢便伸手抓向温仪。温仪厉声道:“住手!你还
是不是人?我是你姑姑啊!你怎么能作这样的丑事?”。温正欺她不会武功,三
把两把就扯下她的上衣,她那娇娇嫩嫩,盈盈一握的奶子,砰的一颤,就蹦了出
来。

温仪见他竟然真的动手,不由惊惧害怕,她呜咽的道:“正儿,凭你的相貌
武功,不愁找不到好媳妇,我又老又丑,又是你姑姑,你就放过我吧!”温正阴
阴的道:“我老实告诉你,爷爷们已经决定要处置你们母女,我看你就行行好,
死前让姪儿爽快爽快吧!哼!我从十几岁大,就偷看你洗澡,嘿嘿!你哪里白,
哪里嫩,我清清楚楚。什么又老又丑?我看你上了床,只怕比青青那浪蹄子还要
来劲!”

温仪吓得萎缩蜷曲的往床里墙边靠,温正边脱衣边向她逼近,此时温南阳匆
匆而至,进入房内。温仪欣慰的叫道:“南阳哥!你来得可好,正儿他要对我无
礼!”温南阳向温正使个眼色,一把拉住温仪,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她下身的裤子
也扯了下来。

温仪惊呼:“南阳哥!你怎么 ”她话还没说完,已被点了穴道,瘫软在
床。

温仪赤裸的身体,娇柔美艳。两个白嫩嫩的奶子,大小适中,柔软滑腻;周
身肌肤,白净细洁,吹弹得破;修长双腿,纤细匀称,瘦不露骨;妙处芳草,淡
雅适中,恰可遮羞。二人看得欲火如焚,不一会功夫就脱得赤条条的。

温正抢着要上,温南阳一把拽住他道:“没大没小!等七叔先乐了,你再上
吧!”温正欲火炽烈,哪里肯让,一时之间,两人竟闹得要翻脸。温南阳见不是
办法,便道:“咱们也甭争了,就比比家伙吧!”。当下两人将翘起的阳具捧在
手上,一较长短。

温正长了些,也粗了些,不禁得意的说道:“七叔,对不住,姪儿可要占先
了!”温南阳眼一翻道:“亏你长这么大,怎么这般道理都不懂?当然是细的短
的先来,要不然,让你捅松了,我****还弄个屁啊?”

袁承志来到青青屋外,忽听屋内有低低的啜泣声,紧接着又是一阵男子的淫
笑声。他大喫一惊,慌忙向里窥看,只见青青之母温仪全身衣裤均被撕碎扯下,
露出雪白的身体,她软软的躺卧床上,双目圆睁,无法动弹,显然被点了穴道。

一旁的温南阳、温正二人则已脱的赤条条的,正準备施行强暴。袁承志怒不
可遏,穿窗而入。二人正为谁先谁后,争的不可开交,根本毫无警觉。因此尚未
看清来人,已被击昏倒地。

袁承志解开温仪的穴道,又取了件衣服给她披上,说道:“伯母,此处不可
久留,小姪带你回我居处暂避一宿。青青呢?”温仪面容惨淡,神情恍惚的摇摇
头,不发一语。袁承志见状只得将她背起,逕往庄外行去。他一路上窜高跃低,
竟不见一个人影,心中不觉诧异。他停下细看,不觉暗叫一声糟糕,黑夜中狂奔
疾走,竟然迷了路。

此时突感脚下一软,身体直直落下,竟掉入深深的洞穴。他大喫一惊,慌忙
提气轻身,但黑暗当中实是分不清东西南北,砰的一声,跌落实地,他紧搂温仪
滚了两滚,好在他功夫高强,两人均未受伤。洞穴之内伸手不见五指,袁承志一
时之间,也不敢随意走动,只得静坐,等待天亮。

温仪这些年来,精神本就不好,如今连番遭受刺激,更是形同崩溃。她紧紧
搂着袁承志不肯放手,口中不停的叫道:“雪宜,不要离开我!雪宜,不要离开
我!”声调哀怨缠绵,袁承志听了也不禁心头恻然。他欲待推拒,但温仪死命的
缠着他,口中又呢呢喃喃的哀怨倾诉,十余年来的相思苦恼。袁承志听在耳中,
就像被催眠一般,竟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金蛇郎君夏雪宜。

温仪只觉心爱情郎重回身旁,倾诉紧拥之下不禁情动,她捧着情郎的面颊,
95唇一凑,就吻了上去。情郎似欲推拒,她不由伤心欲绝的道:“雪宜!你难道
变心了?我是温仪啊!”她依偎在情郎怀中啜泣了会,再次仰头亲吻,情郎不再
回避,默默温柔接纳,灵巧的舌头也渡了过来。十多年的相思一旦获得疏解,她
顾不得羞耻,主动的褪下衣衫,要将赤裸的身躯完全奉献给,朝思暮想的情郎。

此时突地卷起一股阴风,洞穴之内忽然飘蕩起几缕碧绿的鬼火,袁承志激拎
拎的打了个冷战,神智似乎模糊了起来。温仪赤裸的身体在绿光照耀下,现出一
股妖艳的蛊惑美感,她柔情万千的替袁承志褪去衣裤,既而趴伏在他赤裸的身体
上。袁承志只觉温仪全身柔若无骨,棉棉软软,紧贴在身上真是说不出的舒服。
他下体不由自主的就翘了起来,并且自动的就往温仪软滑的嫩穴,凑了过去。

袁承志只觉似有异物侵入体内,但又无法确知异物究竟为何?他明知温仪是
青青之母,而青青又对自己恋恋深情,但却莫名其妙的对温仪赤裸的身体,起了
超乎寻常的欲望。他的身体似乎已脱离意志的控制,自我行动了起来。他的双手
在温仪嫩滑的身躯上,不停的游移,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,更强化了他的欲望。

温仪的心情似乎回到了十八年前,那时夏雪宜和她情愫深植,心心相印。两
人不顾一切的欢好合体,就在那一天,有了青青。如今,那种感觉又来了,情郎
搓揉着她保持了十八年的清白身躯,唤醒她沉睡已久的欲念,她觉得全身上下,
都好舒服、好舒服。她探触情郎的下体,就像十八年前一样,她再次惊讶于他的
粗壮硕大。

袁承志糊涂了,他明明没有运功提气,使用〈御女密要〉所载功诀,但阳具
却展现出使用功诀时的极致。那儿不但整整大了一倍,并且还不停鼓胀,如灵蛇
一般的扭曲旋转。

温仪将湿润的阴户凑了上来,阳具竟熟门熟路毫无阻碍,顺畅的扭了进去。
一时之间,温仪只感万般空虚全消,一柱擎天真好;袁承志则是鲜嫩肉璧缠绕,
穴内小嘴轻咬;两人均觉销魂蚀骨,忘却了一切烦恼。

温仪看似纤弱的身躯,此时像是注入无穷的活力,她双手一撑,坐了起来,
紧接着扭腰摆臀,就耸动了起来。她的动作轻柔曼妙,有如凌波仙子翩翩起舞,
华雅妍丽;她的下体虽然娇嫩,却能吞噬巨大男根,而尽其欢娱。

袁承志只觉一波波的快感,连续不断的袭来,他顺其自然的享受那销魂的滋
味,不一会功夫,精液就如火山爆发的岩浆一般,狂喷而出。此时,温仪伏下身
子,送上了95唇。热烈的亲吻,延续了高潮的余韵,两人悠悠蕩蕩,不知不觉,
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袁承志突然惊醒,只见一缕天光透顶而入,他慌忙整装,并替熟睡中的温仪
也穿上衣裳。昨夜的激情缠绵,疑幻似真,充满诡异,不禁使他怀疑,是否金蛇
郎君夏雪宜确实附身,并藉自己和温仪了却前世相思?

脱困之后,温仪拒绝和袁承志返回居处,坚持要回温家找寻青青。她神情平
和的道:“袁公子,你不用为我耽心。雪宜昨晚告诉我了,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
了。雪宜很高兴有你这个传人,他要我代他,谢谢你。”

说罢,施施而去,再不回头。袁承志望着她的背影,百感交集,恍然如梦,
一时之间竟是痴了;獃立良久,方纔怅然归去。